返回第3090章 易安(的番外(114)  家有悍妻怎么破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喧嚣的街市上,一个年轻的公子哥正在调戏小吃摊上的姑娘:“在这儿干活多辛苦,跟着爷保准你吃香的喝辣的。”

    姑娘吓得脸直往后退了,她不过是给舅舅送了东西来然后帮着收拾了下桌椅,竟碰到个这种恐怖的事:“我、我不去。”

    摊主想去阻拦,可被公子哥的随从给阻拦了。摊子哀求道:“爷,我外孙女还小,求你让过她吧!”

    可惜摊主的苦苦哀求并不能让这位公子哥动摇半分。

    公子哥将姑娘强抱在怀里,说道:“放心,爷会好好疼你的。”

    眼见被拖进马车前,姑娘撕心裂肺地哭喊道:“救命、救命……”

    旁边围着不少的人,有人看不过眼想阻止也会被身边人拉住然后将这公子身份说了,对方犹豫了半响最后还是没上前。

    姑娘急眼了狠狠地咬了公子哥一口。

    公子哥打了她一巴掌,然后拽着她的头发说道:“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不然我让你全家陪葬。”

    话刚落,一道影子呼啸朝着他而来。

    一鞭子抽在身上,钻心的疼痛让公子哥疼得不由地放开了姑娘的手,他条件发射地摸了下自己受伤的后背。

    公子哥看到手上都是血双眼瞬间就红了,转过头才发现抽他鞭子的竟然是个男孩。就见这孩子上身穿着小皮袄,下着青色的棉裤。对方此时手里拿着一根长长的鞭子,一脸不屑地看着他。

    公子哥被这眼神刺激到了,怒喊道:“你找死……”

    不等他将狠话说完,一鞭子又抽了过来,连受了六鞭子公子哥再受不住疼得晕了过去。

    公子哥的四个随从冲上去护主,也被打得七零八落。

    将这一群人教训完,易安满脸不屑地说道:“老子不过是一年多没在京城,这儿就成猴子的天下。”

    说完这话,她带着随从离开了。

    没一会衙差就过来了,围观的百姓如惊弓之鸟瞬间就散了。

    易安回到家里就奔向了上院:“祖母、祖母……”

    老夫人正在跟人说话,听到这声音恍惚了下说道:“我怎么听到安儿的声音呢?”

    孙女去年年初被那狠心的孽障带去了桐城,她写了十多封信要孙女回京那孽障都没答应。

    旁边的丫鬟道:“好像是大姑娘的声音。”

    易安掀开珠帘飞一般地冲进了屋,然后抱着老夫人说道:“祖母,我回来了。”

    老夫人回过神来,又惊又喜,将她的脑袋捧在面前端详了好一会才道:“真是我的安儿回来了。”

    上个月写信给那孽障,说她病重快要不久人世,她也没别的愿望只想在死之前见孙女一面。想来那孽障看了这信件才舍得将孙女放回京。

    摸着易安的脸颊,老夫人心疼地说道:“瘦了,也黑了。”

    易安嘿嘿两声说道:“祖母,我没瘦比去年重了六斤呢!另外我还长高了许多。祖母,这一年多爹亲自教我武功,我现在能撂倒两个壮汉呢!”

    老夫人一脸心疼地说道:“我的安儿受苦了。”

    就那孽障,教易安武功下手肯定不会轻。

    易安笑得很灿烂,说道:“没呢!祖母,桐城可好玩了,不仅有宽阔的草原跟肥硕的牛羊,还有许多有趣的人。”

    在草原上策马奔腾别提多畅快了,这是京城所比不了的,唯一遗憾的是她年岁还小不能上战场跟着父兄杀敌。

    祖孙两人说了半天话,易安看着门外说道:“祖母,我娘不在家吗?”

    若是在家,她娘知道她回来肯定会过来的。

    老夫人笑眯眯地说道:“今日是卫国公的寿宴你娘去喝喜酒了,要午后才回来。”

    说起寿宴自然想到了吃,易安道:“祖母,我在桐城最想念的就是老耿头做的烧鹅跟锅包肉了。”

    当然,还有京城的大酒楼跟各个小摊的吃食。

    老夫人立即让贴身丫鬟吩咐厨房做这几道菜。

    因为孙女回京老夫人开心得不行,中午饭都吃了半碗,不过等儿媳妇回家她的好心情就没有了。

    易安看到邬夫人,欢喜地冲上前抱着她道:“娘,你回来了。娘,我好想你啊!”

    邬夫人却是推开她,沉着脸问道:“邬易安,你上午做什么了?”

    邬老夫人想着易安以前的丰功伟绩,不由也看向她。没办法,哪怕孙女年岁小但还是在一年内将京城里的纨绔揍了个遍,这也是儿子一定要带走她去桐城的原因。

    易安一听就知道是什么事了,当下愤愤道:“我回来的时候在街上看到一个浪荡子想要强抢民女,气得抽了他几鞭子。”

    看到她娘脸上布满乌云,易安说道:“娘,你放心,只是抽了几鞭子最多受些皮肉之苦不会有性命之危的。”

    邬夫人气得不行,使劲戳着她的额头道:“你知不知道那人是谁?”

    她其实并不希望易安回京,之前在家不知道闯了多少祸,每次都是她擦屁股。好不容易去桐城让她松快了了一年多,没想到刚回京又闹出事来。

    易安冷哼道:“不知道,但大庭广众之下竟敢强抢民女,我没打死他就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不过她心里也有一杆秤,打伤没关系最多就是道歉外加赔医药费,但若将人打死了那真就与对方结死仇了。

    邬老夫人说道:“那人是谁家的哥儿?”

    邬夫人叹了一口气说道:“那人是玉贵妃的侄子。娘,那玉贵妃现在如日中天,现在易安打了她侄子焉能善罢甘休。”

    皇帝本就忌惮自家老爷,要这个女人以后常在皇上跟前上眼药,老爷的日子又难过了。另外现在不知道多少人想巴结玉贵妃,保不准有人想讨好他故意克扣盘剥军需,到时候边城的将士日子又难熬了。

    易安一听就后悔了,说道:“若我知道这畜牲是那妖妃的侄子,我该多抽几鞭子。”

    那女人长得是很漂亮但心肠忒毒,害死了许多人,

    邬夫人气得不行:“一回来就闯祸,早知道就不该让你回来。”

    易安垂着头,一副很难过的样子。

    邬老夫人看了心疼不已,呵斥了邬夫人:“孩子欢欢喜喜地回来,你说这样的话也不怕寒了孩子的心思。”

    邬夫人看她这可怜样也有些后悔,觉得自己刚才的话太重了。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