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1621章 休闲时光(2)  家有悍妻怎么破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新顶点小说    中午吃了全鱼宴晚饭就非常简单,烤红薯配玉米粥。

    福哥儿看到这两样食物很是嫌弃。他跟符景烯一样属于无肉不欢的主,而且这两样食物看着就不好吃。

    “娘,我要吃肉。”

    符景烯说道:“今日晚上就吃这两样,想吃肉明早再吃。”

    “我不要吃这些,我就要吃肉。”

    符景烯板着脸说道:“愿意吃就吃,不吃就回屋去。不过你若不吃,晚上除了喝水不许再吃任何东西。”

    福哥儿看了一眼清舒,见她正专心致志地喂窈窈吃红薯,当下气呼呼地回屋去了。

    等他进屋,清舒问道:“这孩子要真不吃怎么办?”

    “不吃就让他饿着,饿一顿不会饿坏的。”符景烯说道:“现在半点苦吃不得,长大后能干什么?”

    清舒不由说道:“福哥儿还那么小哪知道这些道理,别太苛求了。”

    “你不许给他送吃的。”

    清舒虽然心疼,但并不会干涉符景烯教导孩子:“今晚上你带着福哥儿睡吧,不然半夜他喊饿我怕会狠不下心来。”

    符景烯点了下头,然后准备等福哥儿饿了好好教训他一顿。结果这孩子一觉睡到他起床都没睁眼,完全没给他发挥的余地。

    福哥儿在他出去没一会就醒了,摸着咕咕叫的肚子出了屋。一出去,就看见符景烯正在院子里练功。

    符景烯收了剑,看向他说道:“过来跟爹一起练功。”

    傅苒不许孩子起得太早了,说小孩子得多睡不然长不高。所以,符景烯与清舒不会早早叫醒他。

    福哥儿磨磨蹭蹭地走过去,苦着脸说道:“爹,我饿了。”

    “还没到早饭的时候。”

    福哥儿跟着符景烯练了不到一刻钟就受不了了,眼泪汪汪地说道:“爹,我好饿我要吃饭。”

    “昨晚让你吃饭你不是不吃吗?怎么现在知道饿了。”

    福哥儿捂着肚子垂着头,那模样别提多可怜了。

    “怎么不说话?”

    福哥儿饿得眼泪汪汪。

    符景烯看他这个样子沉着脸,说道:“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

    “饿一顿就哭哭啼啼的,那让你饿两天还不得要死要活了。”

    福哥儿被骂得眼泪落得更凶猛了。

    红姑看着福哥儿哭得稀里哗啦的于心不忍,但她也不敢去干涉符景烯,所以她进屋跟清舒求助了:“太太,哥儿还小,老爷这样也太严厉了。太太,你去劝劝老爷吧!”

    要她说自家少爷已经非常乖巧了,果少爷就远差于自家少爷,可惜老爷要求太高了。

    清舒也觉得太过严厉了,但她还是摇头道:“现在不能去,不然会损了老爷的威信以后就不好再教福哥儿了。”

    “少爷太可怜了。”

    清舒说道:“等晚些避开福哥儿我会好好跟他说的。”

    符景烯觉得清舒心肠太软,所以他就与清舒约定好两个孩子三岁后都由他来教导。

    清舒觉得男孩子还是得父亲教,因为女子一般心肠都比较柔软。由母亲教导长大的男子或多或少都会受影响,身边最显赫的例子就是傅敬泽了。

    符景烯只是想借此教导福哥儿,并不是真要让他饿着。在福哥儿道歉以后,就拿了一个婴儿拳头大的生红薯给他吃。

    等他吃完以后,符景烯问道:“烤红薯好吃吗?”

    福哥儿点头道:“好吃,比娘昨日做的鱼还好吃。”

    饿肚子的那种痛苦符景烯最清楚了。在饿得眼冒金花的时候,咬一口生白菜都觉得是人间美味。

    符景烯问道:“以后再让你吃玉米糊红薯,你还吃不吃?”

    福哥儿点头道:“吃,都吃。爹,以后你跟娘准备什么我都吃。”

    符景烯嗯了一声,指了不远处的一个地方说道:“去那儿站桩,等你练完功后就可以吃早饭了。”

    这么点大的红薯并不能填饱肚子,只能垫垫肚子了。

    这日的早饭很简单,饺子跟小米粥以及鸡蛋。福哥儿没挑,就吃了一碗素饺跟一个鸡蛋。吃完以后他擦了嘴后道:“娘,你做的饺子真好吃。”

    听了这话,清舒顿时决定不找符景烯谈论今日这事了。

    上午的时候,清舒接到了林承志的信。

    看完信以后,清舒一脸喜意地与符景烯说道:“乐文考得不错,童试跟府试都考了第一名。”

    “是不错。”

    清舒一脸期望地说道:“你说他会不会也跟你一样,考个小三元啊?”

    说到这里,清舒都忍不住惋惜:“你童试乡试都是第一,就会试的时候考了个第二。”

    符景烯笑着说道:“没什么可惜的。梅熠航的才学比我强多了,他的状元实至名归。”

    他相信自己的实力,但也不会否认别人的优秀。在翰林院发现梅熠航品性端正脾气好他就主动结交,现在两人还时常书信往来。

    清舒点点头道:“梅状元确实很出色。不说他了,你觉得文哥儿能不能考个小三元回来?”

    若文哥儿也是小三元,那后年的乡试也不愁了。

    符景烯摇头道:“比较难,今年赣省内有几才学特别好的学子,文哥儿应该考不过他们。不过以他的水准,前十应该没问题。”

    清舒有些意外:“你还打听过啊?”

    “上个月去祁家向笛舅舅与我说的。”

    祁家族内今年也有几个人要下场,所以祁向笛特意关注了。然后,就将所知道的都告诉了符景烯说。

    清舒还真不知道此事,她笑问道:“怎么之前没与我说?”

    “你没问,我跟你说这个做什么?再者能考中就行,只要不是会试,第一跟最末一名都一样。”

    好吧,这话很有道理。

    清舒说道:“乐玮跟他媳妇上个月盘了个店,现在正在筹备之中,等三叔三婶来了以后就开张。”

    “那种香料如今都对外出售了,不会对他们有影响吗?”

    林承志家的包子铺生意之所以那么好,就是因为那些馅放了清舒所卖的那种香料。

    清舒笑着说道:“有香料手艺不行也一样没用。再者她们早点铺又不仅仅只卖肉包子,还卖饺子跟汤面鸡蛋饼等呢!只要东西做得好吃,就不愁赚不到钱。”

    符景烯点点头,整个林家也就三房还看得过眼。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