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第四十三章杀了你再说话  我不是野人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第四十三章杀了你再说话

    广成子看天宫的时候,云川也正在往下看,他们终究不是神灵,因为距离遥远的缘故,他们都没有看到彼此。

    广成子知道云川就住在天宫里,而此时的云川也知道广成子进城了。

    所以说,一个短暂的时间里,他们成了两个相互思念的人。

    这种思念非常的炽热,以至于广成子离开了集市开始向常羊山的第二道防卫圈进发。

    进入第二道防卫圈之后,这里居住的刚刚成为云川部族人的流浪野人,广成子对他们来说过于陌生,就有一些人开始防备了,他们有的抽出刀子,有的拿起了扁担,叉子,准备阻拦这个陌生人继续向前走。

    无牙突然从更高一层的地方走了下来,冲着族人们按按双手,族人们就慢慢的散开,重新开始做自己的事情。

    “我家族长不想让自己的族人受伤。”无牙双手抱在胸口,将云川部的礼仪行的毫无瑕疵。

    广成子瞅着站在高处的无牙道:“我记得很久以前,我养了一些牲口,其中一头牲口跟你长得很像,当时啊,这些牲口见到我只会匍匐在地上充当我的垫脚石,他们唯恐我的脚落在土地上从而脏了我的脚。

    我的便溺之物对这些牲口来说就是无上的美味,怎么,现在你的口味有了变化吗?或者说,云川便溺的味道比较好?”

    无牙勉强支撑着自己的双腿,不让身体倒下去,他知道,一旦倒下去了,他就会不由自主的匍匐在地上,然后接受广成子的任何处置,且不会有半点怨言。

    “族长——”无牙咆哮一声,这一声喊的极为响亮,虽然没有得到云川的回答,他还是终于站直了自己的双腿,没有让自己跪倒,匍匐,只是身上的汗水流淌的多了一些。

    广成子原本毫无感情色彩的眼睛里突然变得有了一些笑意,点点头道:“看来云川是一个不错的人,至少他能给你力量来对抗我。”

    无牙喘着粗气道:“我家族长邀请你上去。”

    广成子大笑道:“不用邀请,天地本无主,随人自遨游,我来常羊山是因为我想来,不是因为接受了谁的邀请。”

    无牙率先踏上石阶,却不敢用屁股对着广成子,特意的将身子侧过来,螃蟹一样横着踏上了台阶。

    广成子微微一笑,对无牙的表现非常的满意,也就踏上了石阶,一步步地随着无牙向山上走去。

    在第二道防御圈与第三道防御圈之间布满了各种各样的作坊,因为这里有一座很大的水潭,所以,这里的作坊大多是缫丝,纺织作坊,麻布纺织,羊毛纺织也统统在这一带。

    因为是纺织作坊,因此,云川部绝大多数女人都会在这里做工,缫丝,纺织绸缎或者麻布。

    缫丝作坊需要用到大量的热水,加上天热,所以妇人们身上的基本就没有多少衣衫,一个个仅在腰间围一块麻布,忙碌不休。

    这里以前基本上是男子的禁地,广成子没有继续爬山,而是径直走进了缫丝作坊,他没有看那些女子的身体,而是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云川部的缫丝过程上。

    这里的女子很喜欢有男人进来,更何况是广成子这个看起来很威严的男人,所以,她们手下不停,双手灵活地从泡在热水中的蚕茧里抽出一些丝头,再把丝头连接在一个转轴上,一手摇动转轴让轮子飞转,另一手捉住蚕茧,好让丝线顺利的穿在轮子上。

    人在干活的时候,其实都是有看头的,尤其是这些**的女人,在专心缫丝的时候,模样更是美不胜收。

    在参观别人劳动的时候,人们的注意力基本上就会落在劳动者的双手上,此时此刻,劳动的双手才是最美的。

    这些妇人的皮肤很黑,但是,她们的一双手因为常年浸泡在蚕茧水中,被蚕茧蛋白保养的又白又嫩。

    “这些丝线最后会被织成绸缎是吗?”广成子微笑着问眼前的这个年轻的女子。

    女子挺起骄傲的胸膛,还抖动两下,才对眼前的男子道:“我一天能抽出两束丝,是这里最能干的女人。”

    话音刚落,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就砸了过来,导致这个年轻的女子抱头鼠窜。

    广成子就那么笑吟吟的站在旁边,直到一个壮硕的如同肉山一般的女人走过来,他才把目光落在这个在野人眼中的绝世美女身上。

    “你不能偷看我们的缫丝,如果非要学,就该去找阿布,他会安排你们部落中的女子进来。”

    广成子闻言愣了一下,马上朝女子弯腰道:“打扰了,这就离开。”

    无牙难以置信的瞅着这一幕,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广成子向别人表示礼敬。

    “不远处就是织绸作坊,你要去看吗?”

    广成子摇摇头道:“一叶落而知秋,看过缫丝场面,我已经能想到她们是如何织绸的。”

    广成子说着话,又把目光放在一个粗大的陶管上,这个陶管里源源不断的向外淌着热水,这让他很难理解。

    “这些陶管里的热水来自于制陶作坊,那里有常年不熄灭的火焰,于是,匠人们就让水漫过陶窑,凉水过陶窑之后,栽流淌出来的水就变成了热水。”

    听了无牙的解说,广成子将手放在陶管下,这里的水有些烫手,他却好像没有感觉一般,尝试了良久这才收回手对无牙道:“这还算不得神仙手段。”

    无牙不知为何,觉得血往脑袋上涌,忍不住出言道:“这些热水,不但能供给作坊用,全族人还能用这些源源不断的热水清洗身体,清洗干净身体的人,就很少生病,活人无数,还算不得神仙手段?”

    广成子瞅了无牙一眼道:“大道在于自然,自然在于顺从,逆天而行不过是自寻死路。

    眼前看似乎占到了不少的便宜,其实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块石头都是有灵觉的,云川这样做是在逆天改命,与世界为敌,迟早有一天,那些愤怒的灵觉一定会反击,他会尝到苦楚的。”

    这可能是广成子跟无牙说过的最多的话,听到这些话,无牙习惯性的想要跪拜,不知为何,他又直起了腿,指着边上的上山小路道:“我家族长还在等你。”

    广成子率先踏上台阶,却又停下脚步,回头对无牙道:“金光大道你不走,偏偏要选羊肠小路,何其愚也。”

    无牙道:“我家族长说过,人能把自己这一生过好就难等可贵了,如何能想的更远呢?

    就像蜉蝣朝生暮死,它们能做的就是努力繁衍,至于后代如何他们是管不到的,也没法子管。”

    广成子长叹一声道:“愚蠢!”

    无牙又道:“我家族长还说,长生是最大的骗术,凡是能说自己可以长生的人,都是最大的骗子。

    族长还说,这世上就不存在杀不死的人,因为,这个世上就没有神,没有仙人,有的,只是人。”

    广成子一言不发,快步上了台阶,不一会两人就来到了狭道。

    广成子站在狭道边上,瞅着山腰处的一座阁楼道:“那里有很可怕的东西。”

    无牙笑道:“那里不过是族长平日里观山景的地方,每年天寒之时,对面的那座山上的红枫就会变红,最终将整座山都染成红色,非常的美丽,族长曾经命人从那座山移来红枫,想让常羊山城也变成红色,结果,移栽的红枫大部分都死掉了。”

    广成子看了看显得有些卑微的无牙道:“你想诱骗我进入这条狭道是吗?”

    无牙惊讶的道:“这里是上山的必经之路。”

    广成子摇摇头道:“未必!”

    说完话,他的袖子里就飞出一柄勾爪,勾爪牢牢地勾住一块凸起的石头,而后,广成子就从狭道上方飞了出去,两道勾爪如同两只灵活地大手,不断地落在石头上,树上,片刻之后,他就飞越了整条狭道,最后落在一个半山亭前。

    无牙见广成子飞走了,就叹了口气,背着手离开了狭道,一步步地下了山。

    夸父已经喝了很长时间的茶水,也换了很多种茶叶,最后终于觉得还是从族长那里拿来的嫩芽焙制的茶叶更好喝一些。

    从而觉得自己明年也应该从茶山上挑选一些嫩芽试试看能不能制造出更好地茶叶。

    广成子站在小小的广场上,目光一直落在不远处那个凶兽一般的铁甲巨人武士身上。

    巨人的身边放着一柄巨斧,巨斧的边上一张精巧的竹盘,竹盘上放着一套近乎黑色的精巧陶器,巨汉用手捏着一只比他眼睛还小的茶盅喝茶,喝下之后,还微微闭上双眼,似乎非常的享受。

    就在他想上前的时候,又听到背后传来一阵甲胄碰撞的哗啦,哗啦声,回头看过去,只见一队跟眼前这个巨人武士一般粗壮的甲士,正沿着狭道涌上来,把他的退路完全给断掉了。

    夸父放下手中的茶盅,提起巨斧来到广成子面前,二话不说,抡圆了巨斧就向广成子的身体劈砍过去。

    广成子闪身躲开,夸父的巨斧却再一次带着破风声向他斜斜的斩过来……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