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番外一 若若有来生  长安如故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手机阅读更爽快https://m.xindingdian.cc 新顶点小说

    番外一若有来生

    都说,先帝在的时候,这宫中皇子命都难长,十中有七,都逃不过夭折的命数。

    幸好,她是个公主。

    幸好,她最喜欢的哥哥,是太子。

    她母妃只有她一个女儿,因在众多嫔妃中最得皇后信任,所以太子尚是皇子时,和她一起住在母妃宫里。那时,这个哥哥身子弱,吃药比进食还多,母妃每每劝药,她都趴在哥哥床边,去玩他的衣袖。

    绕来绕去,就将他的衣袖缠在了手指上。

    只轻轻一扯,哥哥便端不住药碗,总有褐色的药汁落在锦被尚,引得母妃笑骂。唯有此时,哥哥那双美如点墨的眼镜里,才有些笑意。

    先帝驾崩,皇子成了太子,她便再没见过哥哥。

    只有次听母妃说起,太子如何捧着药碗,立在宫门前一昼夜,不能动也不敢动。她怕极了,悄悄溜到宫门前,看着那一抹端着价值千金药碗的白色身影。

    那晚,没有月。

    太子哥哥七岁,她六岁。

    多年后想起那夜,仍旧清晰如昨日。她,幸华公主从那时起,懂事了。

    她每日最关心的,都不过是这个太子哥哥。太子可否有被太后斥责,可否得太傅夸赞,可否进食无碍,可否睡得安稳……这些,都是她用首饰买通太后身边人,才得的消息,唯有太后身边人,才清楚太子的饮食起居,甚至一言一语。

    后来,她知道太子有了太子妃。

    有人拿来画卷,是个普通女子,除了眉目间那难掩的温柔笑意,稍许纯真,稍许倔强。那是她不曾有的,自六岁起在宫门见到哥哥独立身影后,就渐渐消失退散的东西。

    自此,她不再是哥哥唯一认得的女子,再不是他曾依赖的妹妹。

    或者,太子已经忘记了,还有她这么个妹妹。

    自他为太子起,她唯一一次靠近他,竟然是母妃离世的当夜。她哭得昏沉,似乎听见有人唤了句:“太子殿下。”

    她回头,看见那面色苍白、眼若点墨的男人,披着厚重的狐裘站在宫门外。他没有说话,只是默默注视着这个宫殿,这个年少时他曾和她嬉笑的宫殿。她看着太子,想起幼时的很多事,天气好时她陪哥哥在荷塘边看书,落雨时,她陪哥哥在荷塘边看雨……

    层层叠叠,往昔暖意,渐渐渗入她心底。

    纵然太子并未发一言,便已转身离去,她却知,他与自己一样的悲伤。

    她,幸华公主从那时起,便只剩了太子哥哥这一个亲人。

    太后视太子为眼中钉、肉中刺,多年禁足太子于东宫,甚至在得知太子妃于小南辰王私情传闻时,对近臣私下透露:小南辰王年少便已征战沙场,从未有败绩,得罪不得,若他眷顾美人,便给他美人,只求换得余生太平。

    她听这话,惊得落了笔:“太子哥哥如何说?”身侧侍女脸色变了变,替她拾了笔,轻摇头:“太子未发一言,置若罔闻。”

    置若罔闻……置若罔闻……

    哥哥身为傀儡,这数十年间,素来是个哑巴,谁人不知?

    可她怎能让人抢走他的心头好。

    她彻夜未眠,想了千万种法子,最后索性将心一横,抛却性命不要,她也要夺了太后的命,让太子能顺利登基,拿回皇位和心爱的女人。

    世事无常,太后暴毙。

    太子封禁皇城,不得昭告天下,以太后之笔,写的第一道懿旨,便是召太子妃入宫完婚。同日,密诏清河崔氏入宫,

    那日,她听闻清河崔氏跪在东宫外,足足两个时辰,到半夜,才有宦官引入觐见。

    说了什么?她不知,却整夜未眠。

    次日,太子传她入东宫。

    东宫太子,宫外从未有人见过,而她身为公主,又何尝有机会见上一面?那日,雪积有半尺厚,虽有宫人及时扫开积雪,却仍湿了她的鞋。她听见自己心跳如擂,一步步走入东宫,恭顺行礼。

    卧榻上的男人,经过与清河崔氏的彻夜长谈,早已倦意浓重,脸色在清晨的日光下。显得越发苍白,白得有些吓人。

    有人捧来药,他接过,在蒸腾的白雾中,不停轻咳着:“幸儿。”

    偌大的东宫,安静极了,唯有他的声音。

    这是他年幼时,唤她的名字。幸儿,他每每念这两个字都温柔至极,而也只有他会如此唤她,她已经十年没听过这两个字。

    她走过去,依靠着卧榻,靠在他身边。

    面前的太子,微微抿了口药,似乎不太想喝,却还是强迫自己喝着。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地喝着:“我为你定了婚期。”

    有什么,悄然在心底碎裂开,她轻轻嗯了声。

    太子哥哥慢悠悠地说着,她要远嫁到江水以南,那个据说山水极美的地方。她听他说着,未有太多言语,倘若她的远嫁能成全哥哥的天下,她自然会欢喜地披上嫁衣,为唯一爱的人,嫁出去。

    那日,她在太子宫中从清晨到日暮,贴身陪伴,恍如儿时情景。

    雪映红梅。她陪他,赏雪亦赏梅。

    “残柳枯荷,梅如故,”他看着雪,眉目间的神情不甚分明,“不知你出嫁后,是否还能看见雪映红梅。”

    她匆匆出嫁,没过多久,便听闻小南辰王谋反,被太子赐剔骨刑。

    随后,传来太后暴毙的噩耗,太子登基,称东陵帝。

    那晚,她的新婚夫婿感慨:小南辰王一死,这天下必将大乱,幸而她已远嫁。那民间传闻中,太子妃与小南辰王的旖旎情事,就连这江水以南的百姓都有听闻,甚至连夫婿都玩笑过,那场谋反,或许是东陵帝一怒为红颜,所做下的一场戏。

    她不语。

    是与不是,都已成事实。

    东陵帝登基三载,暴毙,未有子嗣,天下大乱。

    她这个幸华公主,却因远嫁,远离了那些疆土之争。

    后史记:

    幸华公主,与东陵帝手足情深,后远嫁江水以南。

    帝登基三载,暴毙,天下纷争渐起,公主因忧心故土,于翌年郁郁而终。

    太子哥哥。

    天才一秒种记住https://www.xindingdian.cc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